欢迎来到 - 姬昌世家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

到美国讲天津故事(图)

时间:2019-04-21 01:04 点击:
天津日报 到美国讲天津故事(图)

  2019年新年伊始,应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之邀,我带着刚刚译制成英语版的纪录片《有个学校叫南开》,踏上飞越大洋的美国之行。

  创建于1754年的哥伦比亚大学,是美国最古老、最著名的常春藤盟校,哥大教育学院更是一所世界顶尖的教育学研究院,是世界进步教育运动和现代教育的发祥地。上世纪初,一大批蜚声世界的大师级学术领袖在此执教,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、教育心理学体系的创始人桑代克、教育史学家孟禄、进步主义运动先驱克伯屈等,造就了多个影响世界的教育学流派。尤其杜威,作为美国思想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学者,他的实用主义哲学成为塑造美国社会的思潮,影响到政治学、伦理学、心理学、教育学、美学、宗教学等广泛的领域,也深深地影响了近代中国的教育。他的中国学生胡适、郭秉文、陶行知、张伯苓、蒋梦麟、陈鹤琴、杨荫榆,都是中国现代教育的先驱。

  从哥伦比亚大学走出的中国名人更是不胜枚举,诸如:民国外交家顾维钧、经济学家马寅初、哲学家金岳霖和冯友兰、社会学家吴文藻、中国量子化学之父唐敖庆、新月派诗人徐志摩、爱国诗人闻一多、散文家梁实秋、发明“侯氏制碱法”的侯德榜、两弹元勋姜圣阶、“中国居里夫人”吴健雄、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,还有那个写了《西行漫记》的美国记者埃德加·斯诺。这些鼎鼎大名在今天仍然如雷贯耳,可见哥伦比亚大学对近代中国的影响之大。

  今年也是杜威访华100周年,为此,哥伦比亚大学策划了为期一年的多场系列纪念活动,我们的纪录片《有个学校叫南开》海外播出首映式,有幸成为这些系列活动的首场演出,因此,得到校方的高度重视,各个院系都派代表参加,并邀请了美国南开校友会代表、严修在美国的后人以及纽约当地媒体参加。

  首映式在杜威生前执教的教育学院举行,这座建于19世纪的辉煌古典建筑,很容易让人回想起哥大的那个辉煌时代……首映式由哥大中国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、华人教授程贺楠主持,她致以热情洋溢的主持词。后放映了《有个学校叫南开》第一集,50分钟的片子,没有一个人离场,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,被里面的故事深深吸引着,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和感叹,放映结束时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  70多岁的亨利·莱文是哥大的终身教授,他站起来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。2016年,我在哥大拍这部片子时,曾因采访他时间过长,误了他去芝加哥讲学的航班,我一直怀有歉疚。他激动地说:“你拍了一部伟大的纪录片,感动了我,我相信也会感动所有的人,因为你真实地呈现了一段历史,真实地呈现了教育的灵魂,真实地呈现了教育家的精神追求。这个片子译制的水平非常高,不仅是翻译出来的魅力,更是一种讲述方式上的魅力,和我们是相通的,没有思维上的障碍。为了这样伟大的纪录片,我的那次误机还是值得的。”

  随后,我从为什么要呈现这段历史、这个片子要表达什么、南开精神的当代价值这几个方面作了一个30分钟的演讲。

  我从100年前的五四运动讲起,杜威正是那个时间来到了中国。那一时期,各种思潮在中国传播,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和进步教育思想就是其中之一,它影响了一批矢志不移教育救国的探索者,他的学生张伯苓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而五四运动最大的意义在于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,产生了中国共产党,领导中国人民走上了民族解放、民族复兴的正确道路。当然,杜威对中国教育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,他提出的“学校即社会”“教育即生活、教育即生长、教育即经验”,对于改变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苦读圣贤书”的中国旧式教育理念,起了颠覆性作用。进而张伯苓把杜威的教育思想,落地为“知中国、服务中国”和“允公允能、日新月异”的爱国教育思想。一面是办学者的教育救国思想,一面是学生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的报国志向,两者凝结成了南开精神特质,创造了英才辈出的教育奇迹,铸就了犹如哥大般的辉煌校史。

  会上我也讲了南开系列学校为什么能产生在天津──天津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群英荟萃、引领风气之先的历史人文底蕴。与会者听得津津有味,不时发出一声声啧啧赞叹。我还一一回答了哥大几位学者和博士生提出的各种问题。就这样,首映式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了三个多小时,与会者纷纷与我和严修后人合影,互留微信。这次首映式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,借助这部纪录片,我们宣传了天津,讲好了中国故事。

  通过这次首映式,我深深地感受到中国文化走出去,纪录片是非常好的载体。因为纪录片首先让人感到是真实的,更容易被外国人接受。再就是要符合传播规律,用讲故事的方法,用客观平实的语态,用史料和事实说话,把思想潜藏到故事中去,更能产生好的传播效果。所以,我们要转变观念,顺应国际传播规律,才能“讲好中国故事、传播好中国声音”。

  在美期间,我还应邀到马里兰州为天津总商会进行了一次演讲。我从天津的历史文化,讲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愿景;从他们关切的经济发展问题,讲到发展模式转变的战略定力,增强了这些海外华侨的文化自信,使他们对天津的发展充满信心,激励他们为家乡的发展贡献力量。

  由于《有个学校叫南开》在哥伦比亚大学的首映式,以及3月中旬该片在央视英语频道向海外播出的双重影响,4月12日,在美国硅谷好奇心大会上,因为本届大会的主题是“人工智能×教育:创造之旅”,所以大会设置了一个特别环节“《有个学校叫南开》观影会”,并邀请我到场演讲。虽然我因故未能前往,但听说来自美国、欧洲、南美等地的科技、教育行业的许多人都观摩了这个片子,反响很好。我想这都说明该片在海外传播产生的良好效果,这既是我此次美国之行的最大收获,也是一次讲好中国故事、天津故事的成功案例。

  题图:本文作者(居中者)在哥伦比亚大学作演讲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